《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作者是美国的斯科特·派克。这是一本通俗的心理学著作,也是我第一本阅读的有关心理学的书籍。整书看下来,有收获的地方还是很多的,除了爱(感情)和宗教部分的观点共鸣点太少,可能是由于阅历和信仰问题,所以大致略过了。

从我这边看来,作者想要表达的是我与他人,我与自己之间的沟通和理解的重要性,本书也是采取与读者交流的方式的去传输自己的想法,其实更有点像是作者在写日记,这本书也是他在和自己对话。

里面的例子大多也是常人可以看懂的真实心理学的病例,推荐把这本书从头到尾看一遍。

以下摘录是我这次阅读中感觉不错的部分文章段落:

第一部分:自律

1.

不久前, 一位30岁的财务分析师请求我的帮助. 她想纠正在最近几个月里, 总是拖延工作的恶习。 我们探讨了她对老板的看法, 老板对她的态度; 她对权威的认识以及她的父母的情况。 我们也谈到她对工作与成就的观念; 这些观念对其婚姻观、 性别观的影响; 她同丈夫和同事竞争的愿望, 以及竞争带给她的恐惧感。 尽管一再努力, 但这种常规心理分析和治疗, 并未触及问题的症结。 终于有一天, 我们进入久被忽略的一个领域, 才使治疗出现了转机。
“你喜欢吃蛋糕吗?” 我问。
她回答说喜欢。“你更喜欢吃蛋糕, ” 我接着问, “还是蛋糕上涂抹的奶油?”
她兴奋地说: “啊, 当然是奶油啦!”“那么, 你通常是怎么吃蛋糕的呢?” 我接着又问。
我也许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心理医生了。
她不假思索地说: “那还用说吗, 我通常先吃完奶油, 然后才吃蛋糕的。
”就这样, 我们从吃蛋糕的习惯出发, 重新讨论她对待工作的态度。 正如我预料的,在上班第一个钟头, 她总是把容易和喜欢做的工作先完成, 而在剩下六个钟头里, 她就尽量规避棘手的差事。 我建议她从现在开始, 在上班第一个钟头, 要先去解决那些麻烦的差事, 在剩下的时间里, 其他工作会变得相对轻松。 考虑到她学的是财务管理, 我就这样解释其中的道理: 按一天工作七个钟头计算, 一个钟头的痛苦, 加上六个钟头的幸福, 显然要比一个钟头的幸福, 加上六个钟头的痛苦划算。
她完全同意这样的计算方法, 而且坚决照此执行, 不久就彻底克服了拖延工作的坏毛病。
推迟满足感, 意味着不贪图暂时的安逸, 重新设置人生快乐与痛苦的次序: 首先,面对问题并感受痛苦; 然后, 解决问题并享受更大的快乐, 这是惟一可行的生活方式。

2.

缺少自律的孩子, 未必是因为父母管教不严。 不少孩子甚至经常遭受严厉的体罚,即便小有过错, 父母也会劈头盖脸地打过去: 掌掴、 脚踢、 鞭打、 拳击, 可谓花样翻新。 这种教育不仅收效甚微, 甚至反而使局面恶化。
父母本身难以自律, 就不可能成为孩子的榜样。 父母常常告诫孩子: “照我的话去做, 不过别去学我。 ” 父母懂得自律、 自制和自尊, 生活井然有序, 孩子就会心领神会, 并奉之为最高准则。
让孩子学会自律, 也需要时间。 不把精力用在孩子身上, 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 就无法深入了解其需要, 就不知道他们在自律方面, 还需要哪些条件。 遗憾的是,即便孩子明显需要纪律训练的时候, 我们可能照样无知无觉, 甚至不管不顾。 “我没精力管你们, 你们想怎么样, 就怎么样吧! ” 最后, 到了危机时刻, 孩子的错误导致我们恼怒, 我们就会把满腔怨气发泄出来。 我们根本不愿去调查问题的本质, 也不考虑哪种教育模式最适合。 父母习惯用严厉的体罚教训孩子, 本质上不是教育, 而是发泄怨气和不满。
父母的爱, 决定了家庭教育质量的优劣。 充满爱的教育带来幸运; 缺乏爱的教育只能导致不幸。 富有爱心的父母, 善于审视孩子的需要, 做出理性、 客观的判断。 他们也可能在面临痛苦抉择时, 与孩子一道经受痛苦和折磨。 孩子也当然会逐渐意识到, 父母甘心陪着忍受苦楚的一片苦心。 他们未必立刻流露感激之情, 却可以领悟到痛苦的内涵和真谛, 他们提醒自己: “既然爸爸妈妈愿意陪着我忍受痛苦, 痛苦就不见得那么可怕, 而且未必是太坏的事。 我也应该承担责任, 面对属于自己的痛苦。 ”
有的父母为掩饰在家庭教育上的失败, 就会不停地告诉孩子, 说自己是多么爱他们, 多么重视他们,但真相无法逃过孩子的眼睛。 孩子不会被谎言和欺骗长期蒙蔽, 他们渴望得到父母的爱, 但父母一再出尔反尔, 只会让他们渐失信心。 即便他们表面不会牢骚不断, 或大发雷霆, 可父母的教导和许诺, 近乎一钱不值。 更为糟糕的是, 他们会情不自禁地模仿父母, 拷贝父母的处世方式, 将它视为人生的标准和榜样。
“我是个有价值的人” , 有了这样宝贵的认知, 便构成了健全心理的基本前提, 也是自律的根基。 它直接来源于父母的爱。 “天生我材必有用” , 这种自信须从幼年培养, 不然成年后再作补救, 往往事倍功半。 孩子幼年起就享受到父母的爱, 成年后即便遭遇天大的挫折, 幼年培养的强大自信, 也会使其鼓足勇气, 勇敢地战胜困难, 而不致自暴自弃。自尊自爱的感觉, 是自律的基础。 自律的核心, 就是学习自我照顾, 承认自我价值的重要性, 并采取一切措施照顾自己, 这是走向自立的关键。 假如懂得自我珍惜, 我们就会合理安排时间。

3.

问题没有消失, 它们仍继续存在, 它们是妨碍心灵成长的永远的障碍。
只有解决“忽视问题” 这一问题, 他才能继续解决其他问题, 才能走向下一步,世界上所有的心理治疗, 本质上莫不如此。
忽视问题的存在, 反映出人们不愿推迟满足感的心理。 我说过: 直面问题会使人感觉痛苦。 问题通常不可能自行消失, 若不解决, 就会永远存在, 阻碍心智的成熟。 我们都有这样的体验: 问题降临, 必将带来程度不同的痛苦体验。 尽可能早地面对它们, 意味着推迟满足感, 放弃暂时的安逸和程度较轻的痛苦, 体验程度较大的痛苦, 如此才会得到回报。 现在承受痛苦, 将来就可得到更大的满足感; 而不谋求解决问题, 将来的痛苦会更大, 延续的时间也更长。
不能及时解决人生的难题, 它们就会像山一样横亘在我们眼前。很多人显然忽略了其中的道理。 我们必须面对属于自己的问题, 这是解决问题的基本前提。 避之惟恐不及, 认为“这不是我的问题” , 显然一点好处也没有; 指望别人解决, 也不是聪明的做法。 唯一的办法,我们应该勇敢地说: “这是我的问题, 还是由我来解决! ” 相当多的人只想逃避, 他们宁愿这样自我安慰: “出现这个问题, 不是我而是别人的原因, 是别人拖累了我, 是我无法控制的社会因素造成的, 应该由别人或者社会替我解决。 这绝不是我个人的问题。
”趋利避害, 逃避责任, 这种心理趋向令人遗憾, 有时甚至达到可笑的程度。

4.

我过去曾随美国军队驻扎在冲绳岛, 当时有个美军军官酗酒成瘾, 问题严重, 只好找我做心理咨询, 看看是否有可能解决。 他否认自己饮酒成性, 还认为酗酒不是他的个人问题。 他说: “在冲绳岛, 我们晚间无事可做, 生活实在是无聊, 除了喝酒, 还能做什么呢?
”我问他: “你喜欢读书吗? ”
“是啊, 当然啊, 我喜欢读书。 ” 他说。
“既然如此, 你晚上以读书代替喝酒, 不是更好吗? ”
“营房里太吵闹, 我可没心思读书。 ”
“那么去图书馆看书怎么样呢? ”
“图书馆距离太远了。 ”
“难道图书馆比酒吧还要远吗? ”
“唉, 说实话吧, 其实我也不怎么爱读书。 我的兴趣不在读书上, 我原本就不是个爱读书的人。 ”
我换了话题, 继续问道: “你喜欢钓鱼吗? ”
“当然啊, 我太喜欢钓鱼了。“
“那么, 你为什么不以钓鱼来代替喝酒呢? ”
“我白天得工作啊。 ”
“难道晚上就不能钓鱼了吗?
”“当然不能啊, 冲绳岛晚上没什么地方可以钓鱼。 ”
“好像不是吧, 据我所知, 这里有好几家夜间钓鱼俱乐部, 我介绍你到那里去垂钓, 你觉得怎么样呢? ”
“嗯……怎么说呢,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钓鱼。 ”
“听你的意思, ” 我指出他的问题, “在冲绳岛这里, 除了喝酒以外, 其实还是有其他事情可做的, 但是确切地说, 惟有喝酒, 才是你最喜欢的事。 ”
“我想你说的没错。 ”
“可是, 你总是饮酒过量, 以至于违犯军纪, 给你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对不对? ”
“有什么办法呢? 驻扎在这个该死的小岛, 人人整天只有靠喝酒打发时间, 这难道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吗? ”
我同他交谈了很久, 但这位军官总是固执己见, 不愿承认酗酒是他的个人问题。 他也不肯接受我的建议: 只要凭借毅力和决心, 再加上别人的帮助, 就可以彻底解决问题。 我只好无奈地通知他的上司: 他根本不肯接受帮助, 他的固执让我无能为力。 就这样, 那个军官继续酗酒, 最终被开除军职。

5.

神经官能症患者为自己强加责任, 患有人格失调的人却不愿承担责任。 与外界发生冲突和矛盾, 神经官能症患者认为错在自己,人格失调症患者却把错误归咎于旁人。
神经官能症患者常常把“我本来可以” 、 “我或许应该” 、 “我不应该” 挂在嘴边。 不管做任何事, 他们都觉得能力不及他人, 他们缺少勇气和个性。 人格失调症患者则强调“我不能” 、 “我不可能” 、 “我做不到” , 他们缺少自主判断及承担责任的能力。 治疗神经官能症, 比治疗人格失调症容易得多, 因为前者坚持问题应由自己负责,而非别人和社会所致。 治愈人格失调症患者则较为困难, 他们顽固地认为问题和自己无关, 他人和外界才是罪魁祸首。 不少人兼有神经官能症和人格失调症, 统称为“人格神经官能症” 。 在某些问题上, 他们把别人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内心充满内疚感; 而在别的问题上, 他们却一推了之。 治疗人格神经官能症, 不见得如想象的那样困难, 首先治愈其神经官能症, 就能让患者对治疗树立信心, 进而接受医生的建议, 纠正不愿承担责任的心理, 消除人格失调的根源。
人生一世, 正确评估自己的角色, 判定该为何人、 何事负责, 既是我们的责任, 也是无法逃避的问题。 评估责任归属, 必然让我们感觉痛苦, 从而产生回避倾向。 从内心出发, 做出权衡, 当事人须自我反省, 其中的痛苦和折磨, 令不少人望而却步。 好逸恶劳显然是人类的天性。

6.

献身真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们要自我反省。 我们通过自身与外界的接触来认识世界。 我们不仅要观察世界本身, 也要对观察世界的主体(我们自身) 进行反省。
“你思考得太多, 只会把自己累坏。 ” 这实在是荒谬, 人之为人, 就在于我们具有特殊的“大脑额叶” (解剖学词汇) , 使我们有着异于其他动物的反省能力。 随着科学和文明的进步, 我们昔日的态度似乎可以改变, 我们意识到, 自我反省和自我审视, 对于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反省内心世界的痛苦, 往往大于观察外在世界的痛苦, 所以, 很多人逃避前者而选择后者。 实际上, 愿意献身真理对于我们的非凡价值, 将使痛苦显得微不足道。 自我反省的快乐, 甚至远远大于痛苦。

7.

谎言通常分为两种: 白色谎言和黑色谎言。 所谓黑色谎言, 就是彻头彻尾地撒谎,叙述的情况与现实完全不符; 所谓白色谎言, 其本身或许能反映事实, 却有意隐瞒大部分真相。 被冠以“白色谎言” 的头衔, 不意味着脱离了谎言的实质, 并且值得原谅。隐瞒部分真相, 可能让人觉得无关紧要, 白色谎言由此成了最常见的撒谎方式。 另外, 由于白色谎言不易察觉, 其危害甚至远远超过黑色谎言。
与黑色谎言不同, 白色谎言常被认为是善意的谎言, 戴着“不想伤害别人的感情” 的帽子, 更容易得到社会的宽容和认可。
在日常交往中, 我们有时要开诚布公, 有时则要抑制倾吐想法和感觉的欲望。 那么怎样做, 才不致违背尊重事实的原则呢? 我们应遵循如下规则: 首先, 永远不要说假话, 避免黑色谎言。 其次, 要牢牢记住: 一般说来, 不说出全部真相, 基本上就等于说谎; 非得保留部分真相, 那一定是情非得已, 且是出于重大道德因素的考虑。 第三, 不可因个人自私自利的欲望, 例如满足权力欲、 刻意争取上司的欢心、 逃避修订心灵地图的挑战等等, 将部分真相隐瞒下来。 第四, 只有在对对方确有好处的情况下, 才可有选择地隐瞒部分真相。 第五, 尽可能忠实地评估对方的需要。

8.

自律本身仍需要特殊的“约束” , 我称之为“保持平衡” , 保持平衡, 意味着确立富有弹性的约束机制。 不妨以生气为例。 我们心理或生理上受到侵犯, 或者说, 某个人、 某件事令我们伤心和失望, 我们就会感到生气。 要获得正常的生存, 生气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反击方式。 从来不会生气的人, 注定终生遭受欺凌和压制, 直至被摧毁和消灭。 必要的生气, 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生存。 我们受到侵犯, 不见得是侵犯者对我们怀有敌意。 有时候, 即便他们果真有意而为, 我们也要适当约束情绪, 正面冲突只会使处境更加不利。 大脑的高级中枢———判断力, 必须约束低级中枢———情绪, 提醒后者稍安勿躁。 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里, 想使人生顺遂, 我们不但要有生气的能力, 还要具备即便生气、 也可抑止其爆发的能力。 我们还要善于以不同的方式, 恰当表达生气的情绪: 有时需要委婉, 有时需要直接; 有时需要心平气和, 有时不妨火冒三丈。 表达生气, 还要注意时机和场合。 我们必须建立一整套灵活的情绪系统, 提高我们的“情商” 。

9.

要使心智成熟, 就须在彼此冲突的需要、 目标、 责任之间, 取得微妙的平衡, 这就要求我们利用机遇, 不断自我调整。 保持平衡的最高原则就是“放弃” 。
我不会忘记九岁那年学会的重要一课。 那年夏天, 我刚学会骑脚踏车, 整天乐颠颠地骑车玩耍。 我家附近有一个陡坡, 下坡处有个急转弯。 那天早晨, 我骑着脚踏车, 飞也似的向坡下冲去, 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带给我极大的快感。 彼时彼刻, 假如使用脚踏车自动闸减速, 必然使这种快感大打折扣, 对于我的快乐而言, 无疑是自我惩罚, 所以我这样盘算: 到了下面转弯处, 我也绝不减速, 结果这么一想, 悲剧很快就发生了———几秒钟过后, 我被抛到几英尺以外。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树丛里, 身上出现了多处伤口, 衣服上血迹斑斑, 崭新的脚踏车也撞到一棵树上, 前面的轮子也变了形———我就这样失去了平衡。
放弃人生的某些东西, 一定会给心灵带来痛苦。 九岁的我贪恋风驰电掣, 不肯放弃一时的快感, 来换取转弯时的平衡, 最终让我体会到: 失去平衡, 远比放弃更为痛苦。我想不管是谁, 经过人生旅途的急转弯, 都必须放弃某些快乐, 放弃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回避放弃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永远停在原地, 不让双脚踏上旅途。

10.

对那些有勇气承认患有心理疾病的人而言, 选择放弃, 是获得成功必经的一步。 在心理治疗中, 病人常常要经受多次的放弃, 其经受的重大改变, 甚至多于一般人一生的改变。 他们须在短时间内, 放弃同等比例的“过去的自我” 。 这种放弃, 在病人第一次同心理医生见面之前, 其实就开始了。 例如一个人接受心理治疗, 就意味着他(她) 预感到, 需要放弃“我是正常的” 这一自我形象。 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 这对男人可能格外艰难, 承认“我不是正常的人, 我需要医生的帮助” , 了解自己“为什么不是正常的, 怎样变得正常” , 就等于是承认“我是脆弱的不成熟的男人” , 因此放弃的过程,通常在病人求医之前就已开始。 我在放弃了永远取胜的愿望后, 曾感到异常消沉。 放弃某种心爱的事物———至少是自身熟悉的事物, 肯定让人痛苦, 但适当放弃过去的自我, 才能使心智成熟。 因放弃而感到抑郁, 是自然而健康的现象, 只有放弃遭到某种力量的干涉, 才是不自然、 不健康的现象。 放弃的过程无法进行, 抑郁的心态就会延续,直到心灵找到出路。
很多人看心理医生, 主要原因就是情绪过于抑郁。 接受心理治疗前, 他们的心灵就开始了放弃的过程, 这一过程遇到困难, 才使得他们不得不求助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需要帮助他们找到突破口, 消除造成问题的障碍。 但是, 病人只渴望摆脱抑郁状态, 却没有意识到, 昔日的自我已不适应新的状况。 病人抱怨说: “我不理解, 我的情绪为什么低落? ” 有时候, 他们把抑郁状态归咎于其他不相干的因素。 在意识思维层面上, 他们不愿承认昔日的自我和处世模式急需做出调整和变更。 他们也没有意识到, 抑郁是一种显著的信号———想适应新的状况, 就要做出重大改变。 他们的潜意识渴望面对事实,而且在潜意识层面上, 已开始了放弃与成长的过程。 潜意识总是走在意识之前。
放弃自我, 是耗时长久、 逐步适应的过程, 我们需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痛苦。 为了减少痛苦, 我们需要学习一种极为重要的保持平衡的心理技巧, 我称之为“兼容并包” 。这是促进心智成熟不可或缺的工具。 兼容并包, 意味着既要肯定自我, 以保持稳定, 又要放弃自我, 以腾出空间, 接纳新的想法和观念, 实现自我平衡。
兼容并包的前提, 在于你获得的永远比放弃的多。 自律, 就是一种自我完善的过程, 其中必然经历放弃的痛苦, 其剧烈的程度, 甚至如同面对死亡。 但是, 如同死亡的本质一样, 旧的事物消失, 新的事物才会诞生。 死亡的痛苦是诞生的痛苦, 而诞生的痛苦也是死亡的痛苦。 生与死, 好比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要建立更新的观念与理论, 旧有的观念和理论就必须死去。

11.

自律, 包含具有积极意义的四种人生原则, 目标都是解决问题, 而不是回避痛苦。这四种原则包括: 推迟满足感、 承担责任、 尊重事实、 保持平衡。

第二部分:爱

1.

体现关注, 一种最常见、 最重要的方式, 就是“倾听” 。

2.

自我反省的基本前提之一, 就是诚实和谦逊的态度, 正如14世纪一个英国僧侣所说: “诚实和谦虚, 意味着有自知之明。 善于自我反省的人, 才会表现得诚实和谦虚。 ”
对别人提出批评, 通常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仅凭直觉就坚定自己是正确的; 另一种是经过反省, 确认自己有可能正确。 前一种方式, 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 而父母、 配偶或者教师, 常常以这种方式教育他人。 这样一来, 就很容易招致不满和怨恨, 而没有给对方的成长带来帮助, 甚至只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消极后果。 第二种方式, 给人谦逊而谨慎的印象, 它需要批评者首先自我完善, 由此让很多人知难而退。 但与第一种方式相比, 这种方式更有可能带来成功, 而且, 根据我的经验, 它通常不会产生破坏性的后果。

3.

婚姻,是分工与合作并存的制度, 夫妻双方需要奉献和关心, 为彼此的成长付出努力。 理想婚姻的基本目标, 是让双方同时得到滋养, 推动两颗心灵的共同成长。 双方都有责任照顾后方营地, 都要追求各自的进步, 都要攀登实现个人价值的人生巅峰。

第三部分:成长与宗教

略。

第四部分:神奇的力量

1.

对于潜意识这一神秘的领域, 梦, 是其存在的最好证据。
做梦者感觉自己出了问题, 潜意识就安排了一出戏, 告诉他问题的来源——做梦者难以意识到的来源。 而且,上面的梦显然运用了象征的技巧。 由于梦带来的启示, 病人的治疗有了重大突破。 潜意识帮助他剖析自我, 找到了治疗疾病的途径。 潜意识运用技巧之高明, 让人叹为观止,即便和世上最出色的戏剧家相比, 恐怕也毫不逊色。
通常, 梦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心理医生每每把“梦的解析” 作为治疗的重要环节。我本人曾一度忽略过许多梦的意义, 以及梦有可能带来的启示。 潜意识可能以清晰的语言讲述病人最真实的情况。 只要做出正确的解释, 这些信息就能滋养心灵, 促进心智的成熟。 那些能够解释的梦, 一定会给做梦者带来有益的信息。 这些信息, 也会以各种形式出现——提醒我们小心掉入陷阱, 为某些难以解释的问题提供答案。 在我们自认为正确时, 这些信息明确地暗示我们我们是错的; 我们认为自己可能是错的时侯, 它们会给我们勇气, 让我们确信自己是对的。 有时候, 我们的梦还会提供意识思维缺少的关键信息。 我们迷失方向时, 它们会成为前进的向导; 我们犹豫不决时, 梦会给我们正确的指引。
即便我们的大脑处于清醒状态, 潜意识也会提供各种信息, 与我们沟通, 帮助我们解决人生问题。 此时, 它采取的方式与通常的梦略有不同, 我们可以称之为“杂念” 。就像我们对待梦的态度一样, 对于“杂念” 这种支离破碎的信息, 我们可能同样不以为意。 心理医生则常要求病人首先说出脑海里最初的想法, 哪怕它们乍看上去, 显得荒诞和琐碎。

2.

心理疾病并非潜意识所致, 它属于特殊的意识现象, 或是意识和潜意识的关联出现了问题。 以抑郁症为例, 弗洛伊德发现,在很多病人的潜意识中有着某种无意识的被压抑的欲望(主要是性的欲望)和愤怒。 消极的情感不断积聚, 使得他们患上心理疾病。 所以潜意识领域就是心理疾病的根源。 不过, 我们不禁要问: 这样的欲望和感觉, 为什么会进入潜意识?它们为什么要受到压抑呢?答案是: 它们被意识摒弃和排斥——这正是问题的所在。 人类有潜在的性欲和愤怒,是自然而然的事, 它本身不构成问题。 人类的意识却不愿面对这种情形, 不愿承受处理消极情感而带来的痛苦, 因此宁可视而不见, 甚至加以摒弃和排斥, 由此才导致了心理疾病的产生。

3.

人们不经意间说出某些奇怪的话, 做出异予平常的举动, 原因各种各样, 但未必是因为当事者饱受压抑, 并通过特殊的方式加以宣泄。 我们内心被压抑的感受, 随时都可能流露出来, 其中既包括坏的感受, 也包括好的感受。 它们是客观而真实的, 尽管我们可能不想公之于众。

4.

意识塑造的自我, 与潜意识塑造的自我, 有时相差甚远。 不过, 意识思维的能力终归有限, 它常常将真实的自我暴露出来。 不管如何掩饰, 潜意识都会看清真相。所谓心智的成熟, 意味着要聆听心灵, 让意识的自我接近真实。 为实现这一任务, 我们通常要付出一生的努力。

5.

荣格的“集体无意识” 理论, 也就是即便没有亲身经历而获得智慧, 我们也可以继承祖先经历并获得的智慧。 尽管对于科学思维而言,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 乃至是匪夷所思的认识。 奇怪的是, 我们总是能够“辨认” 出这种智慧的存在。 每当我们阅读一本书, 碰到一种我们喜欢的想法或理论时, 书中内容就会立刻引起我们模糊的回忆, 或者使我们感觉极其熟悉。 这时候, 我们就会“辨认” 出智慧的正确性, 哪怕我们以前在潜意识中, 从未思考过相关的理论, 或者产生过相关的想法。 “辨认” 这个词, 意味着“再次知道” 某种概念。 似乎我们从前就知道这一事实, 只是忘记了而已, 后来, 我们则像遇见老朋友一样认出了它。 似乎所有的知识、 所有的智慧, 都储存在我们的思维里。
荣格的“集体无意识” 理论暗示出: 我们的智慧来自于继承。

6.

我们身上确有一种原罪: 懒惰。 人人都有这种原罪, 包括婴儿、 儿童、 青少年、 成年人、 老者, 包括聪明的人和愚蠢的人, 也包括健康人和残疾人。 也许有些人不算过分懒惰, 但在本质上, 所有人都是懒惰的, 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不管我们精力多么旺盛, 野心多么炽烈, 智慧多么过人, 只要深入反省, 就会发现自身懒惰的一面, 它是我们内心熵的力量。 在心灵进化的过程中, 它始终与我们对抗, 阻止我们的心智走向成熟。

7.

我们的心中, 都有一个病态的自我和一个健康的自我。 即便内心充满恐惧, 性情无比固执, 我们的身体里, 仍有一部分神奇的力量——也许这力量很小, 但它积极、 健康、 向上, 它推动我们心智的成熟, 它喜欢改变和进步, 向往新的、 未知的领域。 它愿意做好属于自己的工作, 甘愿冒心智成熟带来的一切风险。 同样, 不管我们表面看上去多么健康, 心灵进化到了怎样的程度, 我们的身体里也始终有另一部分力量——它同样很小, 它不想让我们付出任何辛苦。 它坚守熟悉的、 陈旧的过去, 害怕任何改变和努力。 它只想不惜代价地享受舒适。 逃避痛苦, 宁愿为此付出“无效” 、 “停滞” 乃至“退化” 的代价。 在我们某些人的身体当中, 健康的自我也许小得可怜, 它完全被庞大的病态自我带来的懒惰和恐惧所控制, 而有的人的心智则迅速成熟, 居于主导地位的健康的自我, 总是热切地渴望进步和完善, 最终达到神性的高度。 需要指出的是, 健康的自我必须时刻提防懒惰的病态的自我, 后者始终潜伏在我们的身体中。 我们都是平等的, 人人都有两个自我, 一个是病态的, 一个是健康的; 一个走向生存, 一个走向死亡。